梅爾

写文的新手><
如果有人不嫌弃喜欢我的文的话还真是谢谢
雖然我觉得没有...
我就写写、我自己开心..

【胜出/MHA】命运只会迟到不会未到(中)

√哨兵咔*向导久
√借梗 私设 BUG多

害我考试的时候一直在想要怎么写
虽然我对我的脑袋蛮有自信的啦(被揍

我超感动真的有人回覆><
没有回因为我超害怕让你们失望..
但我有看哦
还看到希望爆爆的狮子被咬头 (笑
好的我会努力(。ì _ í。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绿谷出久敢保证今天绝对是他人生中最错愕的一天

-

刚抱着满盘子的食物准备躲到一旁好好享受并拖过这段难耐的时间,自家的云豹突然嗅到什么似的往某个地方跑,追上去后才看见它停在一只凶猛的狮子面前,绿谷背脊发凉,再抬头他对上一双猩红的眼睛俯视着他

-

啊啊
不是吧
他拿满食物的手抖了一下,心想

-

绿谷出久保证今天一定是他有生以来最错愕的一天

-
--

在爆豪胜己踏入交谊听的那刻,几乎所有再场的人都屏息的往门口望,他有意无意的信息素有点冲,有点傲

他站在入口处,辛巴也停下脚步,他们环视了一圈

「啊,还是那么讨厌」爆豪胜己笑了笑,微微扯开闷久了的领带,这动作略带侵略性,年轻的哨兵们眼神钦羡但又被慑服的无法动弹

“那只兔子味道应该不错”辛巴告诉爆豪胜己他唯一的心得,那只可怜的兔子吓得躲回自己主人的精神海里去

「别惹事啊,都来几次了每次都给我点菜」爆豪被逗笑了,难得和自家精神体“闲话家常”,感觉也不赖

「你看上谁了吗?」爆豪和辛巴走到墙边,一个靠墙,一个坐在一旁,他们俩半径两公尺内自然的空出一个圈,像是谁在这埋了地雷圈

“食物的话到是看到很多”
爆豪胜己勾了嘴角,他们果然还是互相理解的。

-

正中间的舞池这时响起了音乐,这个时间是专属那些找到自己配对的哨兵向导们,爆豪看着一个个哨兵牵起自己刚钓到的向导,羞涩涩的走到舞池,不知怎的,他反而觉得有点轻松,想着就这样又默默的混过,交差了事

“你很开心吗?”辛巴用尾巴甩了爆豪,斜瞄了他一眼,爆豪也看了他,两双一深一浅的红眼睛对视,

啊啊,我们还是注定孤独阿,爆豪冷呵了一声 。

-

舞池间闪烁着各式的灯光,柔和的音乐,哨兵向导们正享受着那氛围,正想趁着这个没人会发现他的时机离开时,爆豪看见一只小东西朝着这个方向奔了过来,是一只大概一公尺大小的云豹,后面跑着一个墨绿卷毛的人。

废久...?

-

他默默的看着这只云豹停在辛巴跟前,抬起头和它对望

追到虎的绿谷跟着蹲了下来,稍微喘了口气,手里的食物保护的很好

「真是的,别乱跑阿,虎」爆豪看着绿色卷毛抱着一盘食物,蹲下和自己的精神体交流,丝毫没注意到面前的人

虎没有回头
“喂狮子,你很强吧”这什么惊天动地的发言,绿谷这才发现眼前是一头雄伟的狮子,他吓得后颈发凉,不仅是狮子,更是被虎的发言吓得冒冷汗,生怕它下一秒就被一掌拍在地上。

绿谷直起身想和狮子的主人道歉并尽快离开,他家的云豹有一公尺长,在向导的精神体内可算大型,但眼前的狮子好歹也有三公尺多阿,这打起来的话胜算根本就摆在眼前

绿谷抬起头,那个瞬间,连背脊都凉了,他对上一双熟悉的,猩红色的眼睛,总是充满孤傲的那个眼神

啊啊
不是吧

绿谷出久在这个瞬间脑力爆发,脑海里想了几百种蒙混过关的办法
下一秒,他的身体做了最直接的反应

-----转身,跑

对,绿谷出久是打算逃跑的

但眼前的人反应速度更加惊人,他一把抓住绿谷的后领,逃跑失败的绿谷倒抽了一口气,脑袋又想了自己接下来的几百种死法,他试着小小的挣扎,显然的,对于一个哨兵来说怎么可能有用

食物不留情的掉在地上
爆豪不费力的将绿谷往后拉到自己身边

「喂喂,那么久没见看到我就想逃跑啊,废 • 久 」爆豪挑了挑眉,在绿谷的耳边说道,温热的气呼在耳上,他又颤了一下

「怎..怎么可能阿..小胜」绿谷两手的手指交叠,看起来不知所措

反应大成这样还说没有?爆豪懒得吐槽

他们突然陷入了迷之沉默
「呃..我们真的..很久没见了呢」绿谷率先受不了这个气氛,搓着自己的手指,其实爆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,刚才也只是看到他转身就跑,下意识反应把他抓回来,手还尴尬的挂在绿谷的后领上

「嗯,是阿」爆豪趁机伸回手,顺手整理出来下绿谷的衣领,两个人就这样靠着墙

--

他们谁也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再见面

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是幼驯染,从小到分化为止他们一直都在一起,不,更要说的话应该是绿谷一直跟在爆豪的屁股后面

「我要成为最强的哨兵,比欧尔麦特还要强!」还只是S号的7岁爆豪回头和XS号同样7岁的绿谷说着

「小胜好厉害阿,以后一定是很强大的哨兵,真好啊我也想」绿谷看着爆豪的眼神都带着光

「废久不管怎样还是废久,绝对赢不了我的」爆豪小朋友握拳,笑得灿烂,身后的绿谷如出一辙,爆豪在他眼里一直都是英雄,一直都像太阳一样散发的光和热

是他一直在追逐的目标

从小到大他们就是完全不同的人,爆豪什么都做的很好,遇到什么事都可以完美的处理
反之,绿谷什么事都做不好,遇到事情那发达的泪腺马上就挤出一条小河

但他们始终在一起

-

如果说有什么转折的契机的话,大概就是绿谷分化的时候
爆豪理所当然的分化成了哨兵,但绿谷却是个向导

「废久是向导阿,真没用」内心对哨兵向导有点概念偏差的爆豪这么笑着

废久永远是废久,再怎么样都比不上我

-

爆豪膨胀了,用肉眼可见,可怕的速度膨胀着,他比以前更瞧不起身边所有人,尤其是绿谷

「小胜,没事吧,撞到头可就不好了」爆豪摔到河里时绿谷对他伸出手

废久,区区废久,区区一个向导,凭什么对我伸出手,这是在瞧不起我吗

他把绿谷当成他前进路上的石头,一脚踢开却又一直跟了上来,自始至终都跟在身后,他不知道绿谷在执着些什么,明明自己讨厌他讨厌的那么彻底,他却还是紧跟着不放

-

而在他们各自进入哨兵和向导学院后,这一切又突然停止了,说起来也怪,爆豪反而有点不太习惯身后少个跟班,就这样在学院待了几年,爆豪毕业了,以他同期最强的能力刚毕业就上战场,也理所当然的马上得到匹配向导的资格

也不知道为什么,鬼迷心窍,爆豪就想去集会看看,他本人也没意识到自己一踏进会场就在寻找那个绿色身影,就这样去了两年,每次都空手而归

----当然,因为绿谷可还在毕业边缘游荡

谁知道今年好死不死就给他遇上了,扑了几次空后绿谷才刚刚毕业

-

爆豪和绿谷就这么站着,如果没有舞池的音乐他们现在一定会更尴尬

「小胜你..也会参加这种活动阿..」又是绿谷先受不了

「你呢,怎么这次才来」爆豪出乎绿谷意料的回话了,绿谷对爆豪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当初膨胀的高峰,应该是要很高傲暴躁的

绿谷瞄了一眼爆豪,他真的变了很多,高出自己一颗头,五官更立体,那股稚气早已消磨殆尽,看起来不像以前那么易爆,身材也很完美,看来就是训练和自律都有素,绿谷不自觉的在脑海里又做了一千字的笔记

但小胜眼神看起来,很复杂

「喂,跟你说话阿」爆豪转过头来,刚好对上了绿谷的眼睛

「阿..哦..其实我才刚毕业的」绿谷别过脸不好意思的挠了头

「哈?果然是废久」爆豪笑了,绿谷惊了

天啊,小胜在笑

「我也不愿意阿..我家的虎一点也不温驯..说到虎..欸?」绿谷这才想到,一回神才发现原本在身边的虎不见了

爆豪这也才发现那头狮子也不见了

绿谷心惊的四处望,深怕虎被狮子叼去哪个角落完食

出乎他意料的是,他看见远处一大一小的肉食动物正一起往外头的花园走

「虎!」绿谷吓得追上去,精神体被吃掉可不是小事阿,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到底发生什么事

「不是吧那头蠢狮子...你他妈给我回来!」

于是乎在舞池旁边就出现了这么奇特的一幕,两头精神体走在前,后面追着一名向导,向导后面跟着一名哨兵




TB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考完试脑袋好痛
写这篇的时候什么都没想
大概没什么逻辑
我害怕我的结尾了

评论(1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