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爾

歡迎關注!!
1月底有很重要的考試,那之後就可以盡情的寫了!
文風還不成熟前都是新手><羨慕那些大佬
如果有人不嫌弃喜欢我的文的话还真是谢谢
雖然我觉得没有...
我就写写、我自己开心..

【胜出/MHA】命运只会迟到不会未到(上)

√哨兵咔*向导久
√借梗 私设 BUG多

不知道以前哪里看來的梗

写了两天才这么一点...
啊啊我明天要段考下下礼拜要模拟考啊啊
但写的停不下来阿

话说这种自我流的哨兵向导没问题吗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战场上下着大雨 。
风和雨交加,树叶飞舞,视野模糊不清 。

他坐在壕沟里,不管雨水冰冷,泥土泥泞,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的冲锋枪闭着眼睛,护目镜上充满雾气和溅上的水滴,金发上也挂满水珠,耳里的无线通讯不停传来上校的咆哮。

「你他妈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阿?!」上校的咆哮轰炸的爆豪胜己头昏脑胀,他松了松领口,压的有点胸闷 。
「我自己会处理的」他压着自己内心的烦躁

「你处理?你知道你最近拿的镇定剂比平常多吗?!」

「老子..」本来拿的就比别人少多了,他把这句话吞了回去,不想再和上校争辩 。

「别在给我啰唆,回来马上给我去向导集会!找到向导前我不会再发任务给你了!」上校气的切断了通讯 。

爆豪胜己撇了撇嘴,默默的了解这次逃不了,其实每年上层都会让他赶紧去找个向导,即使爆豪胜己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去领养一个可能拖自己后腿的人,因为他的狂化症和其他同期,不,是其他哨兵比起来简直轻得太多了,就算哪次来的比较激烈,他靠过人的意志力也能压制过敏锐的感官。

「喂爆豪,没事吧」讲话的人是在他对面的上鸣电气
他们在几年前一起从MHA基地出来,而上鸣早在出来两年后就钓到了一个向导,短头发的帅气女生 。

其实哨兵想找向导也不是说要就要,在功绩够了之后上层才会告诉你可以配一个向导,而且精神适合度也很重要,就是说,也不是哨兵想要谁就要谁,还必须得到向导的同意,两个人都是自愿的,才可以结成伴侣。

以爆豪胜己在战场上的功勋来说,他早就在从基地出来的第二年就有资格配对向导,当队友的时候是神,当敌人的时候是恶魔,想要当他向导的人排起队都可以绕基地一圈了。

上校发怒却又锲而不舍的要爆豪找向导,正也是爆豪在战场上实在是太可靠,他们可承受不起这么一个强大的战力垮台 。

爆豪胜己也不是从来没想过,但其实这还有一个关键就是--精神体 。

有着金色鬃毛,身长3米多的百兽之王--辛巴--爆豪胜己的精神体

这在所有哨兵中可以算是最强的精神体,通常就算是再凶猛的精神体也应该会亲近主人,但爆豪家的这只,冷漠到一个极致,
哨兵和向导要亲近最一开始还是要看到对方的精神体,但他们家的那头狮子不但不现身,连个声音都不出,向导自然起疑离开

好几次爆豪都想拿刀和他打一架。

-
-

爆豪胜己甩了甩头上的水珠,随手抹掉脸上的泥巴和护目镜上的雾气,前锋正战得激烈,指挥官一发号令,他利落的从壕沟翻了出去,一直在他几米外的精神体也毫不犹豫的跟上

至少,他们在战场上还是合的来的

在敌人还未能反应过来时,爆豪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前,手里的冲锋枪瞄准敌人就是一扫,金狮奔跑在他斜前方,一声大吼,威压逼敌面所有精神体都无法动弹--它可是百兽之王!

原本令人烦躁的雨声渐渐被枪声和爆炸声掩盖,湿冷的空气中泛滥着血腥的气味,满地的残躯中站立着一个孤高的男子,男子抬着头闭上眼,他是个为战场而生的人。

-
-

爆豪胜己带着一身泥土和血回到驻地,还没能好好的清理一下,上校就派了个人在门口,甩了张集会的邀请函给他,爆豪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 。

他无奈的将邀请函塞进口袋「喂,你也知道,逃不掉了这次」爆豪试着和在他精神海中闭眼歇息的伙伴沟通,他可不想这次又吃鳖 。

“老子才不想和食物待在一起”辛巴连开口都懒,直接传话到爆豪脑里

「你他妈该不会要我去找头母狮子吧,向导的精神体就是温驯阿」爆豪的青筋跳着,辛巴没有回话,只是冷哼了一声

「晚上看到顺眼的告诉我」爆豪没有多说什么,他也懂辛巴那个个性,跟它主人简直一个样,硬的不行

「那你可别后悔,我要休息了,闭嘴」世界上敢这样和爆豪说话的保证找不到第二个

爆豪也拿他没办法,一度怀疑自己分化时是不是发生什么问题 。

-
-
-

向导集会,每年会举办两次,每次都是有向导基地主办,今年的地点是在军营附近的五星级酒店交谊厅

只要是年满17岁的且从向导学校毕业都有资格参加

绿谷出久终于在今年从向导学院磨磨蹭蹭的毕业,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向导集会,身边的向导每个都小鸟依人长相可爱精神体也非常温驯,都是最能引起哨兵保护欲的类型,身为在场年龄略大的前辈,其实他也不抱任何希望,只打算到那里去吃个饱,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娃娃脸有多吃香。

说到底绿谷出久在集会却没有什么人来搭讪他的原因,有一半就是他那保护过度的精神体--云豹,名字叫虎,这名字只是绿谷的恶趣味 。

绿谷出久也常怀疑自己为什么是一名向导而不是帅气的哨兵,明明精神体是妥妥的肉食动物,身边的向导们每个都是温驯的草食动物,明明自己从小的目标就是成为强大的哨兵,在分化看见自己的精神体时他还很有自信自己是名哨兵,但结果总出乎人意料,他是一名强大的向导。

-
-

「好了虎,别这样」绿谷出久轻轻的抚摸自家云豹的背,温柔地阻止它再对想接近他的人示威,这是迟迟都没有人能成功接近绿谷的原因,虎的保护欲实在太惊人了。

“他们都是不是好东西”虎回头蹭了蹭绿谷,它知道绿谷确实需要一个哨兵,但它也知道绿谷的心有多软,他不希望自己的向导就这样被那些非善类骗着走,就因为绿谷在向导中太过强大,它才需要检视一个同样够强大的哨兵和绿谷并肩。

绿谷出久的能力在向导学校一直都是公认的,但那些温驯精神体才做的来的事才让他拖到这个年纪才勉强毕业,说到他有多强,普通的向导最多只能帮五六个哨兵做精神疏导,但绿谷可以帮十几个人都绰绰有余,这大概和他强悍的精神体有关系。

绿谷也不是铁打的,向导的精神力虽然强大,但也因此更容易被外在情绪影响,他们也需要精神屏障,一般来说都是由哨兵帮助,没有哨兵的时候他们才需要自己建构,很多向导做不到。

绿谷虽然可以自己建构精神屏障,但效果不是特别好,每次到基地去替哨兵做疏导后,他总是特别的难受 ,难受是因为受哨兵的情绪影响,更是想起自己是名向导 。

他也知道,向导光靠一个人是活不下去的,他们始终需要哨兵的保护 。

-
-

集会前一天上鸣电气和切岛锐儿郎找了爆豪胜己出来喝酒

「我说啊爆豪,你也真的该认真找找了吧,向导」上鸣边摇着酒杯边对爆豪说

「还不都是我脑袋里的这头浑蛋狮子」爆豪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

「哈哈哈哈你们还是那么不合阿」切岛不客气的嘲笑,爆豪也不客气的朝他脑袋就是一拳

「有一半也是你的问题吧,别那么嫌弃向导阿,你很需要的」上鸣完全不拐弯抹角,身为爆豪少数的朋友,他自然清楚他现在很需要一名强而有力的向导,虽然外表看不出来,但他的狂化越来越严重了。

爆豪自然懂他话中有话,但他实在对那些只会阿谀奉承装温驯的向导起不了兴趣,和他家那头狮子一样 。

-
-
-

晚会当天,上校还怕爆豪临阵脱逃,早早就派了一台气派的礼车到他家门外等

他慢慢的打了针镇定剂,从衣柜里随便挑了套黑色西装,随便的穿了衬衫,随便打了条领带,随便的帅气逼人,天生的衣架子不需要过度的包装 。

早在家楼下等的小兵开了车门,爆豪坐进了后座,脸上没有表情,喧嚣的夜晚缀满了各色的灯光,冷静的黑暗和吵杂的人生混在一起,充满的无限的生气,但爆豪实在不太喜欢。

他的狮子突然在黑暗的车里出现,卧在他身边

「你干嘛」爆豪看都没看他一眼,但一直下垂的嘴角终于出现细微的弧度

金色的鬃毛从颈部延伸到背部,颜色由浅转深,在黑暗中却还是那么耀眼,比主人再浅些的红眼珠盯着窗外,像是在看什么,却什么也没看

“我可是你的精神体”低沉又嘶哑的嗓音另驾驶座的小兵背后发凉,不自觉的握紧了方向盘,额上冒了一层冷汗

「哼,原来你也知道」爆豪胜己笑了笑

他们没有其他对话,辛巴就只是卧在爆豪身边,他知道爆豪心情不是很好

爆豪一直不喜欢这种人多嘈杂的地方,尤其是这种转凉的秋入冬,他的狂化总是在这个季节特别的旺盛

跟10几岁的少年爆豪比起来,他已经脱离的那个暴躁的个性,从前只要看不顺眼,二话不说就是发火,架也没有少打,但在那暴躁内是他独有的冷静,外表像火,内心却又像冰,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学院一直都傲视所有人。

现在的爆豪不仅内心冷静,连外表也是冷酷到不行,不再那么易燃易爆炸,他开始学会伪装自己,就连狂化发作的时候他也只是死咬着牙关,靠着自己过人的意志力撑过,或许只有上鸣和切岛这种老朋友才看的到他比较真实的那一面。

车内的沉默和背后那高傲的野性释放,驾车的小兵感觉身后是两头蓄势待发的狮子,他不禁加快速度,想赶快脱离这要命的气压 。

-
-

车子停在酒店的正门口,爆豪把请柬扔给门口的接待员就径自的走了进去,他雄伟的狮子走在他斜后方一步的距离,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 。

爆豪适中的高挑,笔挺的身材,步伐沉稳,一看就知道强壮而有力,深邃的五官不像欧美人,那是他特有的英俊,眼角轻微上挑,猩红的眼睛加上微微抬起的下巴傲视在场的所有人,但爆豪还是没能改过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的习惯。

爆豪和辛巴踏在红毯上,气势压的身旁的人有点难呼吸,原本稍显拥挤大厅自然而然的让出的一条路,他们俩毫无障碍的直通大厅

TB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很不会断文
而且也不知道写的怎么样我不敢回头看><

等我考完试就把这个解决掉
等我想到再回来修一下这可怜的文笔吧

评论(4)

热度(29)